碎墨乱涂

……等你回来

注意:

*非原著向

*非剧情结尾,偏剧情向

*剧终前给自己一个完结的纪念,zh承包了这一个夏天的美好与怀念

 

-----------------

    ……回到特调处的办公室,这个经历了不久前战斗的地方,一片混乱。

    赵云澜抬起手,似乎还隐约能感受到某种能量的残余,他分不清……

    用脚扒拉开散落在地上的各种物件,在布满了碎块、纸片甚至还有凝固了血迹的宽大的桌子上划拉出一块地,就着自己早辨不清颜色的外套,靠坐了过去,扭回头,望着之前祝红、大庆、长诚、老楚还有……沈教授几个人合手决定共同进退的地方……

    ……“……赵处”长诚的声音在身后,一如第一次叫他那样,犹豫带着怯意,“不长进的东西”赵云澜在心里默默的想着,可还是回过头想给长诚一个微笑,只是牵动了嘴角,而表情也仅能停在那个位置,他觉得自己真的是太疲惫了,连笑的力气都没有。

    “赵处,您还好么?”长诚小心翼翼的问他。

    “好啊”赵云澜像是又打足了气,“咱们打了这么漂亮的一仗,该灭的都灭了,该封禁的封禁……”他顿了一下“以后可以说就真正的天下太平了!我怎么能不好!我都想着该提前退休了”

    “别啊,赵处,我们还等着你带着我们一起……”长诚忽然也不知道该一起什么,一起继续破案?好像不需要了。一起继续工作?特调处好像也要真正的撤了……

    赵云澜接了他的话“别叽叽歪歪了,没看见这乱成什么样了,赶紧”他指着刚进来的祝红和大庆,“你们一起,把这收拾干净了!”

    大庆刚想反驳,却看见赵云澜极憔悴灰暗的脸色,转回身摇摇晃晃的走上了二楼,他用眼神问祝红要不要看着他,祝红却只是红了眼睛看着赵云澜的背影……

    走进那个当初放着圣器的办公室,把三个人小声嘀咕关在楼下.

    那几个玻璃罩的残片横在地上,只剩下了空荡荡的位置。赵云澜伸手触向长生晷曾经摆放的位置,仿佛东西还在原位,他却不敢再进一步触碰,觉得如果那样就会听到有人厉声对他说“赵云澜不是告诉过你不能碰圣器,否则黑能量会反噬……”每次都像是做了坏事被抓包的孩子,那时晕厥后醒来看到沈巍的样子,有种痛心疾首的家长却紧张关注孩子的眼神。赵云澜又翘起了嘴角,他在虚空中握了一把。沈巍,我又不听话拿了圣器,你赶快来抓个现行。保持着这个姿势站了5分钟,他甚至回头看了一眼门口,什么都没有。赵云澜在心里默默的摇了摇头。

    手撑着台子刚想转身去寻林静的电脑椅坐一会,忽然觉得掌侧一阵痛,抬手发现已经被台子破损的地方划了个血口子出来,血顺着掌侧流到了手腕,还奔着袖口钻进去,赵云澜急忙用舌头去舔伤口,那腥咸的味道一入口,这些天所有的发生过的一切又从还没开始变淡的记忆中奔涌而出,没有先后,浴血的画面,都是那一个人的,全都扑向他,甚至沈巍挡在他身前堪堪一口血喷出,似乎不是溅在夜尊身上而是全都喷在了他的脸上。赵云澜想去抹干血水看清沈巍,又想把滑向地面的沈巍拉起来,他满眼模糊,手也触不到人,两只手不知道应该怎样分配才好,脚下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下,前倾的身体,摔倒之前胡乱抓摸中哗啦一声,赵云澜把身前的电脑椅一并拉倒,摔在地上,膝盖被咯的生疼,肩膀也被倒翻的椅子砸了一下,他向来怕疼,就这个姿势跪在地上半天没起来。

    还好那群人听到楼上的声音都跑上来,一个个喊着赵处赵云澜,奔到他的身边,赵云澜瞬间老怀安慰的感动还没过一秒,手臂就被不知轻重的小郭一把拽住,用了向上的力气想把他拉起来。

    “哎哎哎!”赵云澜大叫着“别拉,我自己慢慢起”

    “赵处你这是怎么了……”小郭带着哭腔收了力气

    赵云澜闭着眼睛跪坐了半天,可算是缓过来了一口气,再睁眼的时候,发现大庆用手在他眼前晃来晃去。赵云澜抬手把他拨拉开“老子没瞎”

    祝红却下一秒拉住了他的手“怎么划伤了”赵云澜一恍惚,仿佛身边有个声音说“伤习惯了……”

    赵云澜想甩开她的手,却觉得没什么力气,另一边撑着小郭,勉强站起来“还不是因为你们收拾的太慢了”他用手指着二楼的这间办公室,“你们看看这乱的,就算以后不在这住了,也得收拾利索了像个人待过的样子吧。”祝红说“谁让你自己非得跑上来啊!”

    赵云澜用手虚着点了点她,没说出什么来。扭头望了下天花板“反正以后不归我管了”没理会几个人不满且委屈的叫着“赵处”转身下了楼。

    把自己陷入双人沙发中,这样摊成泥的感觉此时格外好。

    “赵处,要不我和小郭送你回家吧,你也……挺累的”大庆的声音在耳边

    “死猫,头一次说话这么招人爱听”说着赵云澜干脆头枕着扶手,躺了下来,冲着几个人挥挥手,“你们回去吧,我再歇会”

    “赵处……”小郭想说什么,被大庆拦住了。

    赵云澜闭上眼,不想看这几个人,这几个早就是家人的关心他的人。

    一件外套刚好从胸口盖到膝盖,赵云澜没睁眼,只是嘴角挂了个笑,给了对方一个反应。

    脚步声渐远,门重新被带上,就再没了声息。

    赵云澜翻了个身,把那件外套拉高盖住了整个脸。

    他累极了,却睡不着,身体疲乏,却不敢回家。

    离开家之前沈巍又帮他整理了一遍房间,走进去还有沈巍留下的淡淡的味道。是一种什么样的味道他说不清,就是沈巍的味道,让人安宁平静,就像有时和沈巍坐在一起就算各忙各的,他也有种被沈巍的气息包裹起来的感觉,那不是黑袍使巨大的能量,那只是沈巍永远的包容。他不敢回家看到整洁的床铺,衣柜里整齐的衣服,冰箱中清新的水果香气,灶台上的一尘不染,这都是沈巍给他的,那个过去办案死累之后回去扒拉出个空地倒头就能睡觉的家,如今整洁的却永远像缺了一块的家。

    他不敢去想,更不能走进去,手放在胸口,呼吸间总像是漏了一口气,他深深的吸气,却还是找不回来。

    “……云澜”缥缈的像是被山间的风打散的流云,“云澜”更清楚些了,赵云澜把这个声音在回忆里对了很多人,都有差别,想回应却只是从嗓子里轻轻的嗯了一下,还不知道这声音是不是真的发出来了。

    “云澜,别这样睡,闷着自己了”

    “云澜,起来喝杯水吧”

    一种,曾经的沈巍的气息,缓缓流淌过来,将他慢慢包围

    ……

    赵云澜指尖触到了盛满了清水的冰凉的玻璃杯,对方没有松手,而是就着他的手将水杯递到唇边,喂他喝了一口水。身上的疲累似乎都随着这点凉意流走,赵云澜不免微微仰起头,舒服!

    本想再喝一口,水杯却被拿走,那凉意也消散了,赵云澜有些烦躁的拉了拉领口,憋闷。

    “休息一下吧云澜,你累坏了”赵云澜这时听清了,沈巍沈教授,忽然一阵踏实,又把自己陷在沙发里。

    “这都不算什么,习惯了”笑意却顺着翘起的嘴角一路到了眼角,他手刚伸一伸,就感觉被另一只干燥的手握住,不再是冰冷,似乎有了些温度,有了些,人的温度。

    赵云澜满足的握着那只手,不松不紧,刚刚好心里踏实。

    “以后有什么打算么”对方问

    “以后啊,以后,世界和平了”赵云澜偷笑了一声“嗯,世界和平了,我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特调处可以名正言顺的裁撤掉,进那些正经的公务机关又不可能像之前在特调处我自己的地盘这么肆意。那就干脆,我们一起,离开这个地方,你在这世上活了一万年,总有个适合我的地方去吧,你说哪好,我就提前办个退休,咱们去!”

    “一万年,我也没有时间好好的看看这个世界”对方顿了顿,“除了处理这些大大小小的公务,只有一件事能让我专心去做……”对方没了声音

    “什么!”赵云澜笑着问,似乎心里早有了答案,只是对方说出来,自己会更开心……

    “是,找你”

    赵云澜满足的像个抓了一把棒棒糖的孩子。

    “云澜,以后的日子还很长”

    “嗯”赵云澜笑着点头

    “你只是经历了这些疲惫了,等休息过这段时间,还有很多事等着你去做”

    “我都拯救世界了,还有比这更大的事么”说着这话赵云澜有些骄傲

    “这只是你这一个夏天的完成的一件事而已”

    “那这个夏天这件事就值得记住和纪念,”赵云澜收了笑意,沉下声音“我遇见了你,或者说我又遇见了你,这就是最重要的事情,那些拯救世界的事只是顺手干了的,其实对于我来说,都不重要。”

    ……

    “沈巍!”

    “呵……”对方的笑像是从喉咙里过了一遍,才发出来的,沈巍的笑,总是压抑隐忍的自己的情绪,像是怕人看到了他的本心,像是被窥探到一点点情绪的变化就像是泄露了行踪一样。“我也是。”

    赵云澜握了握那只手。

    “所以说什么都别想了,既然你不了解,我们就一起去了解,找壮丽的山川,奔涌的江河……”

    “云澜!”对方呼唤他名字的声音忽然变得轻轻柔柔的,像是一只羽毛轻骚了他的心“云澜”说着对方的手忽然失去的原有的触感……

    “沈巍”赵云澜一急,想去抓可是什么都没有,身体沉重,手也没法动弹,这样就更急“沈巍”他想大声喊出来,可是声音却很小,一口气憋在胸口怎么都没法畅快的发出。

    “云澜”还是这个声音,更加温柔,“我完成了我的使命,是的,我的使命,我答应过你的事”

    “什么事……”对方并不等他问完

    “我做完了我的事,我不属于这里,只是舍不得你。可是再不舍得,也不能贪恋,我在阎罗殿里多讨了这一时三刻跟你道个别,我不能一声不响的就这么走了,既然来的时候是认真打过招呼的,那么走的时候应该郑重的告别”

    “小巍!”赵云澜此刻只能张张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他想挣扎着起身,却动不了,想睁开眼睛扭头去看对方,却无能为力,这个身子好像不是他的了,除了能听的见,其他的感觉具失。

    “找到你,值得了,有这样一个夏天跟你并肩作战,我没有遗憾,赵云澜,忘掉我,以后你的人生里没有沈巍黑袍使,今后的路留着你自己走……”他顿了顿,“也许会遇到其他陪你一段的人,也一定要这样认真的,别留什么遗憾……”

    “沈巍……”赵云澜已经无力在喊他的名字,只觉得眼角冰冷,只有泪水才能不受禁锢,肆意的流出来,忽然,他感觉一滴泪从一个不太正常的方向流走,而似乎又是自己的幻觉,他极力挣扎身体,全部力量只为了扭过头去,睁开眼睛。

    “赵云澜,再见了”

    之前那个像是曾经被沈巍包裹住的气息如水流般迅速消失,赵云澜用尽了全身力气张大双眼,只看到了一团朦胧中一个光点迅速消失了,那个光点闪耀着像是一滴泪……

    “沈……”

不是所有的香水都能叫做沙龙香,而我自己的理解就是并非大众的口味,有的是设计师自己的恶趣味,或者是他对不同香料的理解所调制的味道,就像是榴莲,喜欢的人趋其美味,厌恶的人避之不及。就算配方和主调,看着别致,真闻起来并不一定能接受,比如雪松,想象松柏的清香实际的味道比松树刮出来的树油更能入侵你的味觉;乌木如果没有花果香调和,纯粹的几种木香搭配,可以去森林里的木材厂感受一下;至于烟草皮革的味道听起来粗旷,味道可能扑人一个跟头……每个品牌都有自己的特点,有些品牌甚至基地的味道都用同一种香料,哪怕是玫瑰也会偏冷,有些品牌会请不同国家的设计师调出异域风格,也许是一款日本樱花,在你的想象里会是什么味道,浪漫的,温柔的,也许是吓你一跳的,让你惊诧于樱花还能这样[惊讶]很多香评师会把香水作出不同的评价,你要去看么?可以看但不能当真,因为他们不是你,他们对香味的接受和感觉和你不同。我喜欢迈索尔檀香强势的木香侵略,可很多人却说,这也是香水么,然后,被不接受的人否定到停产。爱马仕有时复刻一些二三十年前的香水,只因为随着时间流逝,人们对味道的感受也在变化。时尚有时会循环过去的时光,可时间也会淘汰一些审美。香味终究要靠自己感受,喷在皮肤上让它融合你自己的味道,它才是适合你的香水,没必要跟风,沙龙香也并非高不可攀,只不过不是网红的东西没那么多人追捧,你也不想一出门所有人都一个味道,为什么说穿香水,它是你的第二层皮肤,是你自己的特色跟个性,你喜欢一出去喷别人一个跟头让人避之不及的大众入侵香味,还是悠悠袭人你自己的标签。

北海道 day7 札幌(结束旅程)9月9日
从札幌到支笏湖要一个半小时车程, 也就意味着只有半个小时游览时间(下午2点的飞机),喜好不同的人不适合一起旅行,没有下次了。半个小时的确没法了解它的美好,风景也不是走马观花,随便了。

北海道 day6 札幌 (补)
他们去了outlets买买买,我去了传说中最美的北海道大学,可惜了没法用googlemap,苹果自带的地图和百度地图没一个好用,不过好在虽然导航到了北海道大学的农场方向,却走进了他们保留的那一片森林,高耸入云的大树,丰富的植物,大野池虽然只是一个不大的池塘,一池睡莲和周围已经开始进入秋天的红叶,相信不久会变成一副油画。大学的博物馆里有各个学科的介绍和其研究特点,动物馆里的一只黑熊标本简直有些吓人。还拥有史前恐龙化石,鳄鱼化石,真正博物馆的水平也不过如此。
三省堂书店在札幌站上,纪伊国屋书店在大丸百货商场边,规模大,品种丰富,门类也齐全,当然纪伊国屋书店要更全面些,买了几本浮世绘,后来看到鸟类和自然风光摄影的书籍也很棒,只是太多书实在带不下,很是遗憾了。
最后当然是药妆店买买买,面膜眼药水,小品牌彩妆。其实日本的有些通用药品实在很好用。
去了有名的蟹本家,失望至极,价格跟大阪的蟹道乐差不多,食物却只有其三分之一的量。路上看到一家串鸟店,因为周末,也有很多人喝个小酒,吃点肉串,度过周末时光,总之和国内吃烤串感觉差不多,可干净的多。

北海道 day5 札幌
小樽的酒店靠近小樽车站,在Aeon上,酒店面向大海,可惜我们住在反面。海港里停靠着游艇,还能不时看到几只水母一张一合捕食游泳。
Aeon二层有一家书店,面积不小书籍从生活到科技门类十分全,既能看到日本寺庙的介绍,又能看到佛像说明,北海道有观鸟的传统,也有永山裕子这样的透明水彩的画家,一次全满足的书店之行。
小樽和札幌之间的行程比去白色恋人巧克力工场,各种口味的糖果和巧克力自不必说,巧克力工场像是一个童话城堡,各种西式风格的建筑,定时钟塔主楼甚至身边树丛里都有玩偶表演,院子里种满了各色欧式玫瑰花,一丛丛小型花坛的设计,主楼下还有一大丛花圃,能把芙蓉的各个种类都培育的十分茂盛,满眼是花,热闹有趣的一处所在。
来日本有一项很重要的行程是配眼镜,jins在日本有如开架超市,最贵的镜架不过一万多日元,相比富士眼镜店就有种进了奢侈品店的感觉,可是服务人员专业耐心,会按照你试镜的风格帮助你选择眼镜框,而最重要的其实是镜片,同样国内的这种店铺,镜片相对要便宜许多。
住在札幌车站旁边,大丸和loft分别在车站两侧,手帐当然也是此行主要目的。
明天他们要去outlets,我倒是想在附近的书店逛逛。

北海道day5 小樽

图片抽风发不出来
洞爷湖的美像一位静立的美人,沉静端庄。让人想坐在她身边静静的观赏。
离开酒店,驱车去了另一处洞爷湖观景台,因为是上午,而此处又面对正东,光线稍微强了些。观景台北面面向稻田,能看到远处的山和压在山上的云,特意设立了一处观景台,可以让游人站在上面拍照,留下干干净净又像在电影里的画面。
洞爷湖离小樽2小时左右的车程,中间又经过一个不太知名的温泉小镇,不过没有登别别致的火山温泉,也没有洞爷湖的景观,这个小镇很不知名。
小樽是个很小的沿海城市,距离札幌也就37公里。小却精致。小樽出名的小樽运河,一边是旧时废弃仓库改造成的餐馆和饭店,如今别有一番味道,犹如在欧洲的某个小河边,像是一副简单的油画。硝子的那条街道两边林立着礼品店和小吃店,虽说出名的是玻璃制品,不过没必要进去逛了,那些玻璃制成的小物件,随便淘宝就可以买到。六花亭么,冰激淋和cheese cake 很好吃(只是只能堂食,配免费的咖啡,很不错,否则会太甜腻。),其他的,送送人还可以。八音盒店里的八音盒,怎么说呢,如今中国的精工细作的物件越来越多,这里的八音盒已经没那么大吸引力了。不过道路两侧的建筑,比里面卖的东西更有吸引力。同行的朋友说之前跟旅行团来,说是很多都没见过,只是导游带着去哪就去哪了,那样跟没去玩过没什么区别。所以说能自己成行的一定没必要跟旅行社。
游客很多中国,韩国,日本本土的。有时候很不愿意跟旅行团碰面。小樽河一边的老年旅行团听口音也知道哪的人了,一群人坐在长椅上摆姿势拍照,足足拍了十几分钟,很多想站在栏杆边拍照的游客一直在等。她们队形变换半天,终于摆好了发现身后的三个游客挡了她们的风景,便走过去很不客气的请她们离开,需要虽然不同人家也知道是什么意思。夭寿了能有点起码的礼貌么。另外一处,在六花亭买完东西,坐在旁边的一处室外休息区休息,顺便吃点东西。一家四口也讲国语也讲了听不同的方言,不能确定哪的人,老太太拉着孩子便在旁边的草丛里方便,旁边的当地人拿起手机拍了他们好半天,老太太还问朋友这里不能么,朋友说,当然不能啊,老太太还是很有理的样子说,找了半天厕所没找到,没找到是你带孩子随地大小便的理由?我们赶紧收拾东西离得远远的。经常说国民游客不受欢迎,自己怎么不能约束自己的行为。

北海道day 4 洞爷湖 (补)
早上从酒店去登别有名的火山口地狱谷,其实非常近,走过去也不过10分钟,依稀还能看到过去火山喷发过的痕迹,被熏黄的山石,时不时会被喷涌的火山温泉蒸出的热气围绕。
向山上沿路走,可以走到大汤沼,面积更大的一个火山口,表面温泉水面平静,几处温泉眼八九十度的泉水喷涌形成白色蒸汽,一只能漂到空中变成云。周围森林保护的好,各种昆虫随处可见,地上的苔藓都格外鲜嫩。
一个小时的车程到达洞爷湖,先去到洞爷湖附近的熊农场,面积不大,各种年龄的熊分别生活在不同的区域,可以在园内购买饼干和苹果投喂给他们。熊们看着也不缺吃喝,掉在脚边的饼干便捡起来吃,甚至学会了用嘴接住食物的方法,而滚落旁边的不屑去捡,也形成了一种默契。不过小熊们还很护食。
再驱车几分钟就是洞爷湖,水面大而平静,湖边还有很多人露营,玩快艇,游泳,仍不会搅动湖水的一丝宁静。这样的地方适合静静的待在湖边,人也会觉得放松。

北海道 day3 函馆到登别
一早退了房来到朝市场吃海鲜,函馆本来城市也不大,这个海鲜市场其实也没有想象中大,不过每家都有蟹,扇贝,海螺,三文鱼籽,当然还有最出名的墨鱼,一开始看攻略我只以为只有一家有活的墨鱼吃,转了一圈才发现活墨鱼是特产,有的商户甚至还有可以供人在水池里钓上来烹饪,当然鱼身做刺身比较好吃,软腻没有腥气,而头部还是bbq比较好,活得实在也下不去嘴。
在一家店铺门口有个十分可爱的本地鱼市老板,最终决定在他家吃,举着螃蟹照相也算习俗,吃它之前留个念想,老板本来想和我聊两句,不过最简单的日语都忘的差不多了,所以,没是要把日语捡起来的好。最喜欢吃的还是鱼生拌饭,三文鱼籽加海胆,十分美味了。
12点左右吃过饭,启程去往登别,沿路风景的美,不如说是干净的空气,蔚蓝的大海,怎么看都那么清爽。
地球岬是必去的景点,蔚蓝色的大海边一个白色的灯塔,感觉所有的浪漫就应该在这里发生。
登别不用说,温泉是主题,不过不常泡温泉的话,20分钟也就是极限了。还有以后要避开主要接旅行团这种酒店的雷区。

北海道 day2 函馆
八幡坂集中了很多函馆的旧时建筑,函馆通关开埠比较早,想来当年的经济和贸易也是整个北海道比较发达的地区,沿着几条平行交叉的街道观光,沿路可以看到100多年的房子,有的现在成为了甜品店,像是这样的店铺不怕没有人光顾,不会像其他店铺一样沿路给游客赠送优惠券,不被发现也无所谓。一路上日本本土的游客也很多。
五陵郭,如今可以登塔俯瞰整个五角星形状的城郭,不知道当年的设计者是什么样的设计初衷。
感觉函馆的重要目的就是函馆山俯瞰城市,也被称为世界上最好的夜景之一。因为风大停止了缆车的运营,只能乘坐公共bus往返,单程400日元,楼下的平台可供学生旅行团集体拍照,楼上的平台俯视整个夜景的角度要更壮观。而无论是等待拍照的学生还是拍了蛇形队伍的等待公交车的市民,秩序井然,没有大喊大叫的小朋友,没有老弱抢座加塞,有时候对一个民族的敬畏,其实是来自那些很细微日常行为中。

北海道 Day1
从今天开始开启了北海道的旅程。
不想走回头路所以选择飞函馆,从札幌离开。
机票会贵一些,可是路上的用时差不多,与其从札幌开四个多小时汽车不如中间转机飞到函馆。
快到羽田机场时,向外望去,恍惚一个黑色的三角,空姐确认了是富士山,可是跟印象中那个白色的尖顶山相差很大的吧。
富士山高3700多米,在飞机上看,山顶穿过了云海,浮在了空中。
羽田机场国际降落紧挨着大海,不要着急从国际航站楼出来,上到顶层有观光平台,可以直接观赏到这个填海造地机场沿海风光。
下到一楼做0号线,可是转至1,2航站楼。
在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国内航班就到了函馆,之前在淘宝上全程订的司导,其实真正自己旅行大概不会这样订,更喜欢自己探索。
接机的司导说函馆或者说整个北海道因为之前的经济泡沫,近几年经济很差,年轻人都去到了更大的城市,像函馆这样的小城市一般留下的都是老年人。
晚上8点多到达函馆,checkin后,司导带着我们到了一家叫做海光馆的饭店,进门后里面宽大的鱼缸里满满的雪蟹和毛蟹确实感受到了北海道渔业发达的特点,不过考虑到第二天去朝市场才是正餐,点了几个海鲜饭,但不算凑合。其中一个特色的海胆蒸饭,服务员说要40分钟,起初还不懂什么意思,后来才知道,酒精锅架上的米饭煲要等究竟烧尽再过10分钟开盖方可食用,全算下来时间确实要40分钟。
门口巨大的保罗章鱼,估计是几十个人的餐食。
旁边港口一艘巨大的船,说巨大夸张了,不过空荡荡的夜晚看,还是有点意思。
明天要开始北海道的真正旅行。
晚安。